技术与交流
Technology

 

深入解读《配电网建设改造行动计划》的五大缺陷:蛋糕太大,如何分羹?

时间:2015/10/30 作者:未知

国家能源局发布了《配电网建设改造行动计划(2015-2020)》,与以往类似文件有很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几乎数字化的指标明确了未来五年内的配电网建设改造的目标,这是政府执政更加务实的大环境所决定的。

文件指出,2015-2020年,配电网建设改造投资不低于2万亿元,其中2015年投资不低于3000亿元,“十三五”期间累计投资不低于1.7万亿元。目前,这无疑是未来五年内配电网市场中最大的蛋糕了。

从国家政府层面来讲,保障民生是建设基础设施的重要目的之一,这一点不必细说,从目前的市场状态出发,拉动投资、带动制造业水平提升可能是配电网建设改造行动计划最直接的目的。而面对这么大的蛋糕,究竟该怎么兼顾市场现状去解读文件,我个人的体会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配电网自动化市场前景可观,最终还是市场结果才有话语权。

亮闪闪的数字只能说明政府对未来的配电网市场有多少乐观,如果抛去行政干预倾向,市场究竟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这几年的配电网市场现状也能说明点问题。

以配网自动化率为例,2012年底,电网公司配电自动化覆盖率为10%,而在《南方电网发展规划(2013—2020年)》提到,加强城乡配电网建设,推广建设智能电网,到2020年城市配电网自动化覆盖率达到80%,尽管数据存在一定的偏差,但是就配电网自动化市场而言,过去几年应当是形势一片大好,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在这次配电网建设改造指导目标中,2014年的配电自动化覆盖率为20%,相比一些发达国家的配电自动化覆盖率而言,简直汗颜了,在目前的配电网市场现状而言,到2020年实现配电网自动化90%的覆盖率,我认为难度有些大。但就市场增长速度而言,配电自动化市场前景将非常可观,这是文件所释放出的信号。

第二,加强标准体系建设过程,应重在加大市场竞争力度,而非绞杀创新。

强化配电网统一规划,有利于从全局统筹城乡配电网发展步伐,同时也从顶层规则上使得发展新能源、分布式能源、电动汽车充换站等成为了可能。传统配电网与包含新能源、分布式能源在内的新型配电网之间的矛盾不仅是技术层面的,更多是利益层面的,所以统一规划是目前从顶层设计上改良配电网结构的最有效的策略之一。

健全配电网技术标准体系建设也是文件所指的重点任务之一,标准体系的建立有利于快速推进配电网建设改造步伐,引导企业投资导向和技术革新方向。我们需要看到标准体系建设过程中的一些好的积极的方面,同时也需要看到它所带来的弊端,容易导致形成标准体系壁垒扼杀掉一部分创新技术的应用以及一些边缘的创新型企业。

因此,我个人认为在配电网统一规划的前提下,标准体系健全道路上应当把重点放在市场竞争的建立与维护上,准入门槛不能太高,应当让更多的企业有机会参与配电网建设改造行动计划,分食这块大蛋糕,在受益与竞争中驱动创新。

第三,边远贫困地区靠国家投资可实现配电网建设改造的弯道超车,新能源、分布式能源等电能消纳或成新问题。

文件指出,通过电网延伸和光伏、风力、小水电等供电方式,2015年解决全部无电人口用电问题。从电力投资收益的角度来看,社会资本不太可能轻易流向边远贫困地区的配电网建设市场,在配电网统一规划下,国家出于改善民生的考虑,有计划的大力度的加大边远贫困地区的配电网建设是必然的趋势。其配电网薄弱的现状就给采用新型配电设备提供了可能性,并且从建设改造的复杂程度上要比沿海等发达城市的配电网网络简单的多,后来者居上成为了可能。

从电力建设投资现状以及能源发展趋势看,边远贫困地区依靠国家帮扶,除了现有电力供应系统的延伸以外,事实上,在一些偏远地区,现有电网延伸成本较大,最大的可能是发展风电、光伏等供电方式,短期内可能由于受限于当地经济条件,电能可能会出现供大于求的难以消纳的局面,这些新问题事实上在以往的电网建设过程中有所出现,发展边远地区配电网建设也应当考虑到这一问题。

从目前边远地区配电网发展情况看,配电网的耦合程度还比较低,复杂程度也没有那么高,但是从长远的角度看,是不是要着眼于未来十年、二十年后配电网需求进行规划,也是电力经济领域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

第四,行动计划没有改变传统的配电网建设改造方法,智能互联、能源互联依旧处于探索阶段。

对于这一次配电网建设改造行动计划,意义不在于行动计划本身,而在于配电网建设改造拉动投资,制造内需,促进制造业发展。目前国内的经济状况进入了一个缓慢发展的新常态,规模效益的辉煌时代逐渐在走向没落,而依靠技术创新驱动经济发展,一时半会还难以形成气候。未来五年内的配电网建设改造投资,最直接的作用是使得电力供应更加安全可靠、电力服务得到提升,间接作用是会促进和维持制造业的发展。

相对于2万亿元的配电网建设改造投资而言,节能减排的分量略显啊、单薄,而智能互联、能源互联更像是锦上添花。这有可能因为在节能减排领域,电能替代是主要方式之一,而电能替代的现状由于电动汽车、充换电站、电采暖等没有显示出预期的效果,而且很多技术、标准都有待进一步讨论,因此,不太可能成为配电网建设改造考虑的重点。

但智能互联,能源互联与配电网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目前正被市场热议的售电市场的有序开放,其技术基础就是配电网中自动化技术与通信技术广泛应用,实际上鉴于目前的配电自动化程度以及配电通信网络现状,售电市场不太可能大面积放开,放开的只是一些零星的针对供电、输电、用电环节与其他环节耦合程度较低的一些售电主体。在目前的标准和技术条件下,智能互联、能源互联依旧处于探索阶段。

第五,配电网建设改造投资结构发生变化,社会资本参与方式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在这一次配电网建设改造行动计划中,主要的资金来源应当还是财政资金的支持,附带的是电网本身输电价改革之后的收益,还有一个变化就是允许配电网项目实施主体的发行企业债券,PPP特许经营项目融资等,实际上就是改变了配电网建设改造的资本投入的结构,是以全社会的资本投入作为出发点。

大众买单,大众受益的同时,也需要考量风险的管控问题,比如互联网金融融资渠道本身目前已经诟病不断,而有关新能源、分布式能源等的融资创新才刚刚起步,在发展道路上方式、方法都值得探讨。在配电网建设改造投资过程中如果保障收益、降低风险的同时,又能兼顾财政资金得到公平、效率的使用,目前看,只是个开端。

配电网建设改造行动计划牵扯的面甚广,以上几个方面也存在一定的片面性,但行动计划对于未来五年内,甚至是十年内,配电网领域的市场的扩大、再造、激活,都有着现实的指导意义和投资导向作用。总的来讲,从市场的角度出发,配电网建设改造行动计划最现实的问题还是蛋糕谁大谁小的问题。

 文章来源:财经网(北京)